当前位置:主页 > www.44msc.com > >内容

近千年来,风俗业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6-12-14 11:38浏览:次

谢邀吧。多图!既然两人邀请回答这个问题,我就试试回答吧。

这道题难度在于题主的提问,经历了哪些变化,对当时的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的影响,很专业很科学的问题了。如果范围小一点,拿出一个朝代这太好回答了。要回答整个风俗业的发展,这方面的书籍、论文看法太多了。首先介绍一本专业书籍:《中国娼妓史 》作者王书奴。此书还是很详尽的系统的。中国各学术杂志上相关的论文也不少。当然,我要把自己理解写出来,而不是搬出一段文字来应付各位。


一、风俗业的开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首先从炎黄到夏是不可能。
因为,此时中国历史经氏族公社到文明社会的转型时期。按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来解释,这个时期普那路亚家庭对偶婚发展时期。


普那路亚家庭的特点是,若干同胞的、旁系的或血统较远的一群姐妹,与其他集团的一群男子互相集体通婚,丈夫们互称“普那路亚”,象印第安人的穆里亚部落。


对偶婚家庭的特点是,母系氏族的特点,一个男子可以到另外一个部落,与一个女子组成暂短的夫妻关系,所生子女属于母亲所有。孩子只知道其母,不如知其父。夫妻的关系虽然单一,但是不固定的。这种婚姻关系,从多偶婚(伙婚)向单偶婚过渡的一种形式。其形式有走婚望门居不落夫家等。现在我国西南一些少数民族还有遗俗。(可以点击蓝字的链接)

只有到了夏朝,私有制产生,我们进入父系社会以后,国家、家庭产生了,一夫一妻制才真正的形成。所以在此之前,对于每个氏族成员来说性生活是平等和开放的,当然不可能存在娼妓的任何形式。

就像《中国娼妓史》认为中国在殷商时期就有了。这就是“巫娼”。因为西方古国的娼妓都发源于宗教卖淫。宗教卖淫最早流行于古巴比伦,女子为了表示对神的虔诚,就在神庙里贡献自己的贞操。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他写的《历史》: 古巴比伦不同地位的女子,不管尊卑贵贱,都必须在神庙里当一段时间的庙妓。这些庙妓大多是妙龄女郎,她们用绳子串成花冠戴在头上,在庙中一排排坐好,中间空出一条条的路,让那些参拜神灵的人能在中间走过。拜谒者进入庙里后,便可以在庙妓中挑一个自己认为最好的。如果觉得哪个好,只要把一枚银币抛置在那位庙妓膝下的围裙中,那个庙妓就要立刻站起来,随着他走到女神前。那个男子便以米利达女神的名义要求和她进行夫妻之事。

像电影《斯巴达三百勇士》女巫师。其实这些和现在意义上是一样的。这是原始性崇拜宗教仪式一种,不是为了满足男子的欲望,只是借助这个仪式来取悦神灵。

至于中国殷商的到底有没有“巫娼”,证据很不充分。
就个人认为,夏商还是以部落群居为主,经济并不发达。就像现在农村的村庄,有哪个女子能在自己村里从事风俗业?至于村长找包几个情人,这也不属于这个范畴的吧。

风俗业一定要具备两个条件:社会财富一定要集中,成员贫富开始分化;其次,地域之间一定要人员流通。

所以,中国风俗业的开始的是应该在东周春秋时期。
《战国策·东周策》:“齐桓公宫女中女市七,女闾七百,国人非之”。这里的“闾”是巷口的门,“女闾七百”就是说这条街上住着700 家(户)妓女,用当今的话说有700 个妓馆门面。为什么偏偏是在管仲变法的齐国呢?

因为当时齐国首都临淄不仅是齐国都城,也是当时最大的商贸中心。很多单身有钱的商人来到于此,他们的生理要求怎么解决?
当时春秋时期临淄,最大的商业中心。


再者,临淄开设了“稷下学宫”,稷下学宫是算是世界上第一个高等学府,当时诸子百家都聚集于此,开创了以稷下学宫为中心的蔚为壮观的“百家争鸣”文化盛事,这帮文人的个人生活问题怎么解决?
开创“百家争鸣”的“稷下学宫”

所以,管仲开办“女闾”,不仅给齐国带来经济效益,而且还解决了各国学者和商人的生活需求问题。后人也就把管仲当成风俗业的鼻祖了。

从这以后,风俗业算是真正从中国开始了。

为什么管子(管仲)把公娼制度的当成他改革的一个基本国策呢?
其理论基础就来至于管子的人性论。
“凡人之情,得所欲则乐,逢所恶则忧,此贵贱之所同有也。”(《管子·禁藏》)
“民恶忧劳,我逸乐之;民恶贫贱,我富贵之;民恶危坠,我存安之;民恶灭绝,我生育之。能逸乐之,则民为之忧劳;能富贵之,则民为之贫贱;能存安之,则民为之危坠;能生育之,则民为之灭绝。”(《管子·禁藏》)

“我逸乐之”的意思,我就让老百姓安逸享乐。管子认为民的特点在于追求利益,满足自己的欲望,对自己有利的就追求,对自己有害的则惟恐避之而不及,这是人的共同本性。体现了“顺民心”“从四欲”的治国思想。此外,管子《侈靡》也表达了这个意思:通过实行与周代的礼乐制度和分封制度相适应的等级消费,流通社会财富,调整君臣关系,稳定社会秩序。公娼制度也是管子侈靡论的社会实践。但是管子也认识到侈糜也必须有一个限度。只能搞“国营”,坚持由国家垄断,不能下放到私人,不能让全社会骄奢淫逸争相效仿。这也为了保障社会整体道德水平和稳定社会的方法。

看看吧,原来自古以来就是:贵族随意打炮,草根不能乱交。我们先不去讨论管子的这一政策是否合理,看看他这一思想给中国以后的风俗业带来的影响。

二、风俗业的几个阶段:
受管子的思想影响,中国的风俗业分为了从公到私至上而下的五个历史阶段:
1、宫妓。宫妓是指被蓄养于深宫,包括宫女与大批歌舞伎。生活条件很优裕,也都有向皇帝献身的可能性。
2、官妓。官妓与宫妓都属于国家、政府所有,但区别于服务对象的不同,官妓则为各级官吏所占有。
3、营妓。营妓类似官妓,对兵将提供性服务的,她们的身体属于兵将们“公有”,兵将们可以任意召唤。
4、家妓。家妓属于官宦、豪富的家庭,只为主人及其家属服务,属于私人所有。
5、私妓。就是民间开设妓院了,针对于老百姓了。要数这个出现的最晚,开始于宋代,繁盛于明代。


三、各个阶段和特点和趣事。
1、宫妓的特点。
我们首先来分析这两个字。娼,在《说文》中:樂也。从人昌聲。
妓,在《说文》中:婦人小物也。从女支聲。《切韵》:女乐。

不谈我推论的过程,只说结果吧:娼在一开始时候,是不分男女的,因为从人昌聲,所以这个娼主要是指给君王唱歌的人。而妓,一开始时候,仅指跳舞的女子,也是为君王服务的。
所以,当这个职业产生的时候,其更注重娱乐性。

“昔者桀之时,女乐三万人,晨噪于端门,乐闻于三野”这条记载,三万女乐,无论夏桀怎么能干,也完不成这样的任务,所以,还是歌舞者。但不排除其中优秀者被看上临幸的。但不是卖身的。楚庄王“淫于声色,左手拥秦姬,右手抱越女”;齐景公当政“左为倡,右为优”;魏王饮宴时有“楚姬舞于前,吴姝歌于后,越女鼓瑟于左,秦娥泛筝于右”。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就把从六国掠来的宫人女乐共达“数巨万人,钟鼓之乐、流漫无穷”。

这些记载我们可以看出来,宫妓的职能不是提供淫欲,而是提供主要在宴饮时候文艺表演的,不能说是严格意义上的风俗之人。再说君王作为一个男人,妻妾本身很多顾不过来,生理需要已经不在重点,而是有档次的追求了。所以,娼妓这一行业开始时候,就是女乐男倡。当然他们中间某人被君王喜欢发生性关系,不代表整个行业就是有那个特点。所以,也不见的低贱。

2、官妓

官妓的记载比宫妓晚一些,虽然都属于国家、政府所有,但区别于服务对象的不同。
宫妓只为君王及其家属服务,主要不是性方面,而是歌舞。而官妓则为各级官吏和富有人群所有。例如管仲的设的“女闾”。对于官妓,可是有编制的。其主要的功能就是提供“淫事”。国家可以税收。

这种制度一直持续到了唐宋,后来发展到只能为政府官员提供服务,政府对她们实行某种供给制,即所谓“官给衣粮”。各地官妓只须为官府执役即可,并无赢利的压力。官妓虽能从官府获得衣粮而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其实官员是不用给她们付钱的,但是她们还可以从官吏取得小费-----“缠头之费。
官妓是可以被官员带出去了,在官员们宴饮时佐酒助兴,陪着官员们喝酒聊天打闹,甚至可以发生感情。

说一个故事唐德宗时期,吐蕃进犯剑南,蜀中震惊。李晟率领神策军前往援救打了胜仗。李晟得胜回成都时候,与一个名叫高洪的官妓产生感情。李晟回京师时,竟想把高洪也带走,这一下惹恼了西川节度使张延赏,二人本来关系就不好,这下之可算是找到理由,张延赏派军追上来活,又把高洪给抢回去了。这两个人可都做过宰相,在中唐时候,名声很大,既然为了一个官妓打了起来。可见,官妓与那些下层的妓女只陪睡觉不同。

当时官员狎妓之风盛行,这可不是什么丢人之事,诗人李商隐就写过《无题》: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讲述的当时情况:昨夜星光灿烂,习习凉风;他们酒宴设在画楼西畔、桂堂之东。当时李商隐对座上的一个女人,就有点意思了:只恨自己身上无彩凤的双翼,不能比翼齐飞;但是内心却象灵犀一样,感情息息相通。他们互相猜钩嬉戏,隔座对饮春酒暖心;在红色的烛光中行酒令。可惜呀,到五更要听鼓上朝了,此时他策马赶到兰台,可是心却象蓬蒿一样,没有了归宿。

当然你也可以有疑问,难道这样的女子一定就是官妓么?说不定是正经人家的女人。话说回来了,唐朝就算是开放,哪个世家官宦愿意让自己的妻女去陪一个象李商隐这样一个不受重用的小政府公务员呢?而且陪一夜。

唐代官吏和官妓的交游还有制度化的趋势。比如新科进士们就有游冶长安“红灯区”的传统。“长安有平康坊,妓女所居之地……每年新进士以红笺名纸游谒其中。时人谓此坊为风流薮泽。”(《开元天宝遗事》)新科进士们会推选两名年少俊秀者为“探花使”,“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当然现在有人说“探花使”的任务是去城中各名园、花圃采摘鲜花;也有人说所谓的“探花”还包括去平康坊打前站,做好联络工作。当然,各人有各的理解。“一日看遍长安花”,到底是看真花,还是看女人花,还值得商榷。不过我个人以为,现在功成名就的男人,有谁会去赏花,还不是找个红颜知己,抒发一番。

最有意思的就是白居易与元稹了,两个人不仅在文学上心有灵犀,心心照应,就是在官妓上,也是互相交流人员和经验。现在网上很多文章也因此把这二人比作“渣男”,这就是以现在人的观点去衡量古人了,那就是唐代官场的传统和官员的福利,不能和道德二字挂钩的。

我们大诗人李白虽然没有资格宠幸官妓,但是也算是不甘落后,不是写下了”胡姬招素手,延客醉金樽“;”落马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细雨春风花落时,按鞭直就胡姬饮“;”双歌二胡姬,更奏远清朝。举酒挑朔雪,从君不相饶“;”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这么多诗句么?也算是玩出自己特色,但是怎么说,胡姬虽然是外国的妓,但毕竟是私妓,怎么也赶不上官妓的地位。李白遗憾呀!





------------------今天先讲到这里,我可是很认真要与当时历史的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相结合的,容我写的慢一些,梳理资料和思绪,把这个社会现象能通俗易懂的生动的讲出来。也算为知乎弥补这个领域的苍白吧。
笑点: 百家坊娱乐

唧唧帝推荐笑话